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哥-谭亲荣

朋友已超上限,关注也超上限,请委屈您先加我。

 
 
 

日志

 
 
关于我

快乐老哥,原名谭亲荣,笔名若水、川江、杨柳等。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报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2011-12-13 11:38: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公元2011年11月26日上午,我随西双版纳州文联的作家艺术家一道,参与文联与州森林公安局联合举办的“亲近自然,感受绿色”活动。

    中巴车一出勐海,就拐上机耕便道朝曼稿自然保护片区进发。北国早已冰天雪地,我们这里还艳阳高照,绿水青山,花红叶茂。田野是望不到边的甘蔗林和芭蕉园。少量的院落旁,田已犁翻,村民们撑上竹架,盖上薄膜,大篷种植蔬菜正忙。

来到曼稿派出所,中巴车停下,活动主持人常宗波说:大家方便放松,一律轻装。他说:今天活动全程10公里,我们巡罗时需两个半小时。考虑到各位作家艺术家年老体弱,沿路赏景拍照,我们安排了五个小时。 

我脱去保暖服,只穿外衣,跟上队伍出发。穿过稻田,与森林边沿是一片小沼泽地,一群水牛悠闲地啃着稻桩上的二禾,白鹭鸶在空中盘旋一阵,便纷纷飘落牛群之中觅食。前行受阻,泥泞,稀软,干警们蹦蹦跳跳的忙着,找来几根树枝垫上,然后再连扶带拉带推地送我们过去。队伍有十来个女同志,她们出门前都精心打扮,面对稀泥臭水,就畏首不前,只听有人说:当心!蚂蟥!女人们最怕蚂蟥。于是顾不了许多,连蹦带跳的闯了过去,追大部队去了!

平时爬伏案头,沉醉博客的我,昨天因肺气肿还吊头疱。在这几经折腾之后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莫非半道而废?不行!我靠在路边,大口出气。离我最近的干警吴冬毅背去了我的摄影包和外衣,并一个劲的安慰我:歇歇,不行,我背你!哈哈,我可是八十公斤呢!不必,让我喘一口,自己走,保证不掉队。

穿过小沼泽,便是一片陡峭的山梁。按常宗波的说法,今天的活动能否成功,关键就看大家能不能爬上第一个山头帕旧梁子。上去了,接下来就顺着山梁走。上不去,我们只好撤退回去。还说,昨天陪民宗局的人就因为没有爬上去而半途而废的。

我一步一步的爬着,用倔犟的精神支撑着。力气力气,是力和气。年岁大了,力不多,气却不小,大口大口的喘不过来,胸口还堵得慌。几次问还有多远,得到的回答都是“一锅烟的功夫”。我知道,他们怕我半道而废,用了曹操望梅止渴的招术来忽悠我。我得挺住,挺住!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前面是一条小箐沟,一棵大树横着倒下,就成了天然的小桥。我费尽心力,攀着藤蔓,在小吴的帮扶下总算上了大树,稍事休歇,便顺着树身走了过去!

又是一道笔陡的山坡。本想再次问问还有多远,但肯定还是那句“一锅烟的功夫”。我停在路边喘着,喘匀了,才细细观察,这山很陡,但上面的植被稀了,植被群落和层次少了。凭经验,已经离山顶不远了。小吴再次提出要背我上山。我说:谢谢,你让我试试!我一只手扶着树杆,一只手按着山地,大约喘了三五分钟,气匀了,胸口不那么堵了,于是站直了说:走,再坚持一下就到了。果然,当又一次喘不过来时,我已经看到前面是一块平地,先到的人已经东倒西歪的席地而坐了。

你别说,常宗波真有点战地鼓动的本事。他说:各位作家艺术家,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已经征服了最陡的山峰,爬上了最高的帕旧梁子,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

大家稍作休息,接着继续前行。未进森林前就听说,曼稿片区主要保护动植物有野牛、自鹇、蟒蛇、思茅松等,我就寄希望能碰上运气。然而一路静悄悄的,就连鸟叫声都难听到,更不要说野牛、蟒蛇和白鹇了。同时,我进一步观察,这决不是原始森林。原始森林有冠木、乔木、藤本植物、地衣植物等多种层次,而这片森林虽是山脊,但明显的只有冠木、乔木等,而藤本、地衣植物就不成气候。一请教曼稿派出所所长钟志文,果然应证了我的判断。这是森林公安成立以后才停耕蓄林,才有这片保护区的。啊,森林公安,森林卫士,我从心底涌起阵阵敬意!

前边的人在一片石头边停了下来,要在这里开饭了。一路上文联和森林公安的共30多人全集中了。此时我才发现,文联的人都是老头老妈,而森林公安的人却是那样的生机勃发。小伙子一个比一个的帅,小姑娘小媳妇一个比一个的苗条标致。这可能和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有关系。他们训练、巡逻,常年置身森林中,与森林与自然息息相连。而常年置身森林氧吧,吸收负氧离子,身体自然就棒了,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了。他们保卫了森林,而森林却孕育了养护她的儿女!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组织者想得真周到,带了糯米饭,馒头、包子,还有两三样腌菜。大家或站或坐,各取所需。爬了山,出了汗,又饿又渴,我就感到矿泉水那么甜,糯米饭是那么的香。尤其是,平常我很少吃腌菜,因为我老伴做腌菜的绝活让许多人佩服,我当然是追随者。而此时此境,我也不得不吃这腌菜,还真吃出香味来了。再细品,腌菜是大头菜,只是厨师在加工时加了味精和香油,而更奇妙的,不是这腌菜神奇,而是长途跋涉之后身体机能的激活,才会感到水甜饭香了。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路是沒有的,只是巡逻的人走的久了,才知道该如何的走。沒有他们作向导,那肯定是要迷路的。而这山脊之上,植被显然比山脚要稀少,树也沒有山脚的高大。但山脊却是风光之处,阳光虽是公平,而雨水却下渗透,山顶的雨水少了,而云雾却积聚起来,在山脊缭绕,使山尖神秘,也赋予山的仙气与灵气。而每每名山都有名庙名观,有名僧名士,也许奧妙全在于此。要想使自己宁静、淡定,也只有远离红尘世俗,溶入山水自然,才会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与升发。我想,人,尤其现代人,更要亲近自然,亲近灵山秀水!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虽不是原始森林,但森林的气象却是充分的展示无余。地上,姜科的黄姜正开出鲜艳的小花,藤本胶股兰也伸展彩色的藤蔓稀稀拉拉的铺开;高大的思茅松是林中的伟丈夫,挺拔的躯干直插云宵,我伸出双臂去抱了一下,真还抱不过来了;一棵黑黑的桦树斜伸过来,又贴着松腰间穿了过去,就像非洲的黑胖妞爱上了东方的美男子。而地上树上最多的,却是各种各样的兰花,爱花的女同胞们如获至宝,不停的采集。而男同胞一听说胶股兰能补肾,也忙着扯起来,衣带裤带都鼓鼓囊囊的。我忙着观景,却顾不得釆药釆花。见路边一束被遗弃的秋兰,花开过了,已长嫩嫩的荚,而叶是出奇的翠绿,于是顿生怜悯,拾起,就再也不忍丟下,便带了回来,算作是这次活动的念想了。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在绵延的山道上还走了十公里。出得林子,跨过竹桥,是午后的艳阳,是丰收的稻桩,是炊烟袅袅的景颇族村寨。我们用四个多小时,横穿曼稿自然保护区。我们胜利了。回头眺望这片达30平方公里的森森,自然有许多感慨。而最大的感慨,是我们国家釆取森林公安的断然举措,保护了像曼稿这样曾经被砍伐过的森林得以恢复,便西双版纳这回归沙漠带上的明珠不仅没有消失,全州总面积1.93万平方公里,而且森林覆盖率由不足30%上升到78.3%。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原创)  散文:横穿自然保护区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

 

致敬,森林公安!

  评论这张
 
阅读(1014)| 评论(1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