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哥-谭亲荣

朋友已超上限,关注也超上限,请委屈您先加我。

 
 
 

日志

 
 
关于我

快乐老哥,原名谭亲荣,笔名若水、川江、杨柳等。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报刊。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原创】默雷诗论:诗歌生活(一)  

2012-01-07 22:00:05|  分类: 百万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罗·策兰 

    这是一种怎样的诗歌生活?

  像荷尔德林和保罗·策兰那样困惑地生活,诗歌背后的迷茫比诗人和诗歌本身更让人困惑。诗歌始终在走向灵魂而不是生活,它与生活的反差,正映照出这种的困惑的尖锐。它要求作为诗人的我们比诗歌本身还要纯粹,纯粹的如同一粒透明的水晶,而我们却时刻处于某种混浊状态。现在的状况是,不是诗歌在颠覆诗人,而恰恰相反,是诗人在颠覆诗人,以至于最终颠覆诗歌。在中国,在大多数诗人那里,如果他们还可以被称作诗人的话,他们的意趣仍然处于“趣味”阶段,或“趣味”状态。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他们在用爱好来把玩诗歌,如同把玩一件意趣盎然的古董。诗歌生活,那不是一种情趣盎然的冶游,那是需要一种诗歌精神(思想)来支撑的。那是要丧失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的东西才能够解构的一种精神。如同保罗·策兰穷尽其一生才在《子午线》中逐步确立了他的诗学思想,定格了他诗歌精神。

  西川说,有些人写一辈子诗歌也不会成为一个诗人。我认同他的观点,确实一些人写一辈子也不会成为一个诗人。因为他缺的就是我们所说的这种诗歌精神。因为他没有困惑,没有迷茫,更没有这种由迷茫与困惑所带来的痛苦。他只是“把玩”,像中国古代的那些借酒赋诗的文人骚客,抑或大观园里的那些公子小姐以诗娱乐以诗助兴。现代汉语诗歌,自新文化运动以来,在某种意义上,仍然承袭了古希腊的文化传统,即诗歌负载着过多的思想叩问,它是哲学的母腹和胎盘,所以《荷马史诗》、《新旧约全书》以及《神曲》、印度的《奥义书》和《罗摩耶那》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诗歌文本的阅读,而更多的是对历史与思想的沉思与反观。诗歌,担当着一种追问。对历史、现实、思想、文化……以及对人的生命与死亡的追问。诗歌面对的始终是人的终极性问题。诗歌对于诗人来说,那就是一种思维与生活方式,甚至可以被称作存在的方式更为恰切,但绝不会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充满诗意。在古希腊,诗歌与哲学几乎是一个行当。而在我们这里,诗歌与趣味相映成辉相印成曲,只有意趣而没有思想,如同一个行当。我们客观上把诗歌等而下之,降为一种人类生活的一种情趣点缀,(如同把一个人从小姐降为丫鬟)。

  但诗歌也绝不是贵族,它需要普世化的土壤与温床。在但丁之后的时代,诗歌完全盘桓于宫廷与剧院;在我们的时代,诗歌则流连于大学校园,以及诗歌圈子中间,诗歌很少能够走进人们的精神视野。所以这种普世化的需要,对现代汉语诗歌来说,也许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峻急。

 

______

文中图片为诗人保罗·策兰像。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