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哥-谭亲荣

朋友已超上限,关注也超上限,请委屈您先加我。

 
 
 

日志

 
 
关于我

快乐老哥,原名谭亲荣,笔名若水、川江、杨柳等。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报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2014-05-16 00:15:05|  分类: 重读西双版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还灰濛濛的,鸟的叫声便穿窗而入,把我从梦中唤醒。来不及洗漱,便推开门,顿时便被鸟的合唱包围。你分不清有多少种鸟,鸟在哪棵树上,只觉得到处都是鸟在啼鸣,鸟在召唤。
    太阳还沒出,山灰朦朦的,树叶连着树叶通往远山,依旧灰朦朦的,这鸟的歌声也是灰朦朦的,说不清的主题,分不清的层次,比起夜里此起彼伏的蛙歌来,鸟的合唱就复杂而零乱了,但你也感觉不到烦乱,只想寻着小道,走进山里,欣赏这百鸟朝凤的合唱,或是找出那种鸟发出哪种叫声。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谭亲荣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谭亲荣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谭亲荣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谭亲荣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鸟鸣 - 快乐老哥 - 快乐老哥-谭亲荣
 
    天渐渐清晰起来,树林也有了层次,枝叶慢慢地爽朗,而鸟始终沒见踪影。你分明感觉到鸟声,再紧走几步就能捕捉得到的。而当你走了几步,鸟声又弥漫到了前面。走在林中,始终见不着鸟影,而鸟的叫声如影随形,与你不离不弃。
    路过昨夜蛙歌的田野,青蛙全都闭了口,仿佛这鸟鸣与蛙沒有了关系。而蟋蟀倒像一支不知疲倦的乐队,刚送走了蛙鸣,又赶鸟们的场子,与鸟唱伴奏了起来。蟋蟀的叫声仿佛是伴音,低调如悠悠流水,细语慢声的不绝于耳。鸟声在蟋蟀的伴奏中就愈发地辽阔漫延了。
    无论是绵延千的群山,还是挺拔奇险的峻峰,都争相露出本来面目,而薄雾轻拂着,流淌着,缭绕着又将它们的面目遮了个严严实实。进到林的深处,或大树参天,在高空中虬枝劲挺,挥洒一幅傲慢;或藤蔓攀沿,绵延出一派的妩媚;或小草挨挤,轻挥出一地苍翠;或地衣弥漫,舒展出一地翠绿,全都展示出生机,展示出千姿百态神情。不知名的植株,红花,白花,紫色,黄色,都各自无声的开着,倾听着鸟们的歌唱。
      山奇,雾奇,林奇,而鸟的叫声也愈见神奇了。或长声,或短叹,或急促,或悠远,或高亢,或低沉,或激越,或雄浑......各种声调应有尽有,没有任何旋律的限制,沒有任何禁令的束缚,沒有任何的骄揉造作,沒有任何故弄玄虚的欺诈,沒有你争我抢的搏击,没有争宠邀功的做作和派头,全都为了这天亮,为了这森林,为了自己的歌喉自然而然的展示。你置声这鸟的合唱里,便忘却了烦恼,忘却忧愁,忘却了尘世,忘却仕途,忘却了人生。
    听了这鸟叫,才知道以前所知的一切都受到了颠覆。比如吧,什么适则生存,什么丛林法则,全是人类自我相残惯用的借口,全是人类的贪婪的昭示。自然,就是自然,就是自然而然,就是包容,就是相互依存而又相互的仰仗,相互倾听,相互的欣赏。到此,我才从鸟声中悟到禅机。
    于是,我便有了新的念头,留在山里吧,作一只鸟,或作一叶小草……
2014年5月14日于勐远仙境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