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哥-谭亲荣

朋友已超上限,关注也超上限,请委屈您先加我。

 
 
 

日志

 
 
关于我

快乐老哥,原名谭亲荣,笔名若水、川江、杨柳等。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报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沧江夜话——雨林觅珍  

2014-05-16 23:23:35|  分类: 重读西双版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沒来雨林了,心里欠欠的,我决定到林中去转转。
    沿着一条小溪塑流而上,溪愈清,林愈暗,小草更加稀疏了。这是一片高大乔木林,树枝耸入云天,阳光从枝叶间渗流而下,给林子里点点斑驳,依稀可见林中景物。
      进得林来,才消除入林前的种种恐怖情绪。狮子老虎乃希罕之物,西双版纳的雨林中,沒有狮子。华南虎虽经科考发现一对,被猎人误打一只,另一只踪迹至今未见报道。大象虽是林中常客,但也不是谁都有福气碰得上。野牛、巨蟒、林中虽有,也很难见其踪影。鸟儿开始在林中飞动觅食,猴子在林中攀来爬去,机灵敏捷,极尽其能。我慢慢走着,希望能碰上点运气,选拍些林中的资料供外人欣赏。但运气仿佛欠佳,没有什么惊奇发现。即使有,这林中光线也不适合拍摄。这相机倒成了累赘了。此时,鸟儿合唱不知啥时候停了下来,稀疏传来些声音,像是独唱演员的练声,或许是专业演唱者精益求精,拟或是自恋者,哼哼唧唧,自我陶醉,孤芳自赏。
      走着,光线明显的亮了。原来,这里遭遇了飓风,几棵参天大树翻倒在地。这树好大,横卧在地。树蔸的土石还没散开,体积两三丈见方,但没有见粗大的根系,这树倒掉也是早晚的事,即使这阵风不刮倒,下一次也难逃劫数。树上的兰花虽也开的芬芳骄艳,但也狼藉遍地,想像他们攀沿高枝,享尽荣华,甚或幽叹“高处不胜寒”,而今成为树倒的猢狲,伤痕累累,暴尸荒野,何其哀怨。我想,她们今已欲哭无泪,或是真切地体验了“愁滋味”,“却只道天凉好个秋”吧。在此沉吟,我的心也五味杂陈,焚琴煮鹤,情何以堪?与大树攀在一起的巨藤,也与大树一起倒下,像僵尸似的卧着,一幅惨不忍睹的景象。大树,过山巨藤,艳丽兰花,耸入云天时各荣俱荣,而今一齐倒地,一地哀鸿,一地衰败,一地的无声暴露残存风景,令人无限地沧桑,无限地凭古吊今,无限地希嘘不己。
     愈往里走,林中又密了起来。几棵枯木横在前面。或许,前面所见为最近扫倒的新贵,这些开始枯朽的便是历朝遗老了。细看,上面长满了白色的菌子,我知道,当地人称这菌叫“八担柴”,取回洗尽,熬汤,味极鲜美,但菌身却艰硬,纤维极粗,嚼不烂的。当年初到雨林,就品过这八担柴的味道,但那只不过是囫囵吞枣,且是只为充饥,只为活命,那里会管这沧海桑田,地老天荒,人世炎凉呢。再往里,赤脚感到这水更凉透肌肤,这是阳光更加稀疏之故。又一棵大树挡住去路,树皮上长满了黑色的木耳。这是粗木耳,耳身硕大,像一个个盘子似。另一棵枯树上,也长着木耳,却极白,透亮,这叫白木耳。吃起来,口感更加细腻,爽脆。还有一种小白菌,比指头还细,白白的,有菌柄菌面,但当地人不叫菌,而叫白参。鲜品做汤,味极鲜爽;如晒干,用来炖蛋,是上好的补品。
    这些被风刮倒的树,又以新的方式复活于天地间。或许,这叫“物质不灭”吧!但这种复活是以岁月沧桑,天地化育,人世参照为背景的。我想,雨林,是活的大学,是不朽的教科书。他囊括人世间的种种智慧,叫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也有许多玄机,让人竭平身之力,世世代代去参悟,也难以悟得一星半点。古人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就包含着无尽的智慧,也还有着无尽之未解。想到此,我像当地人一样,由衷地从内心生出一种敬畏,一种崇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