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老哥-谭亲荣

朋友已超上限,关注也超上限,请委屈您先加我。

 
 
 

日志

 
 
关于我

快乐老哥,原名谭亲荣,笔名若水、川江、杨柳等。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报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传纪文学《茶如人生》(第九章)茶香金三角 作者:谭亲荣(快乐老哥)  

2014-10-29 18:23:01|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边框2(庆典)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作者:传纪文学《茶如人生》(第九章)茶绿金三角  作者:谭亲荣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谭亲荣        责编:(小小说)听来的故事  // 天朗气清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传纪文学茶如人生(第九章)茶香金三角  

 

 / 谭亲荣 


 【传纪文学】《茶如人生》(第五章) 非洲植茶  作者:谭亲荣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五十二)

 

    当曼波村扶贫种茶项目刚拉开序幕,曾云荣又接到一项特殊的使命:到缅甸掸帮东部第四特区开展替代罂粟种植。

 

    1969年,他受中国政府的派遣,以专家的身份前往非洲的马里共和国种茶。那时,他在国内不过是个技术员。没有想到,时光流逝了23年,曾云荣已是高级农艺师了,又被派往世人瞩目的金三角地区,要在那里开展一场特殊的战争,铲除罂粟,种植茶叶,变人人痛恨的毒品经济为绿色经济!

 

    金三角位于中、老、缅、泰四国交界处,主要分布在缅甸的土地上。由于缅甸一直处在军阀割据状态,缅甸政府把这一片区划分为四个特区。其中靠近中国勐海的部分称为第四特区,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7万余人口。据报道,1989年,全区400个村寨有近300个村寨种罂粟,年产鸦片1万公斤,吸毒人员2153人,占当时总人口的5%,境内有海洛因加工厂,毒品走私相当严重。

 

    金三角地区,几乎成了罪恶的代名词,这里种植毒品有上百年的历史。早在1840年以前,大英帝国占领了缅甸,为了毒化中华民族,他们在缅甸等南亚及东南亚国家种植鸦片,然后把鸦片销往中国。从那以后,这里毒品就愈演愈烈。国际社会对缅甸政府施加了种种压力。由于历史的缘故,那里实行的“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政策。导致这里绝大部分人种植大烟。在巨额暴利的驱使下,毒品贩运向大宗化、集团化、国际化方向发展,毒品像恶魔一样漫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东南亚各国相继开展了大规模的扫毒和打击毒品贩运的斗争。在强大的压力下,金三角地区的罂粟及毒品加工逐渐向中缅边境的崇山峻岭中转移。

 

    早在1991年,第四特区主席林明贤在勐拉召开大会,在国际禁毒机构及一些官员面前,组织开展大规模扫毒,铲除罂粟,焚毁了勐拉的毒品加工厂,焚毁的毒品、制毒原料和制毒设备,市值1.5亿美元。并颁布了六年禁毒计划。

 

 

    铲除了罂粟,老百姓靠什么生存呢?这是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他们祖祖辈辈只会种罂粟,粮食稻米不会种了。如果铲出了罂粟,不找到新的作物进行替代种植,不解决人民的生计问题,不仅缅甸政府难以面对,就是国际社会也难辞其咎。

 

    铲除罂粟之后,老百姓生活普遍下降,吃饭、看病都成问题,先后有数千人外迁。留下的人们又偷偷地种起了罂粟。新的社会问题接踵而至。为了寻找新的出路,缅甸政府于1988年派专家在色勒地区试种茶园2.4亩,因多种原因没有成功。1992年,缅甸政府又将伊洛瓦底江的水稻拿到色勒地区推广种植,也因为气候差异而宣告失败。

 

    于是,边远地区偷种罂粟问题时有发生,虽然都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全部铲除了,为了生存,你前面铲他在后面又种。种种努力迫使所有人们面对现实,解决罂粟铲除之后的替代种植问题,成为缅甸政府和第四特区政府不容回避的现实课题。

 

(五十三)

 

    任何时候都需要热心肠。

 

    首先致力于在缅甸第四特区开展“替代种植”的,是中国云南勐海县一个普普通通的干部——县政法委副书记魏诚。

 

    1992年初,魏诚率领勐海县外事办公室、边贸办公室主任周杰等有关人员到缅甸第四特区色勒考察。看到第四特区到处都是盛开的罂粟花,一片连一片,一山接一山,几乎没有不种鸦片的农户,长期从事政法工作的魏诚,心里沉甸甸的。

 

    魏诚肩上的担子不轻。在国内,一提到毒品,人们总是对云南对勐海耿耿于怀。据报道,1984年,全国在册吸毒人数为38人,1995年猛增到52万人,全中国70%的县都有吸毒人员分布。其实,云南、勐海才是毒品的受害者,甚至是“重灾区”。以前,一直想把毒品挡在国门之外。如今,缅甸政府,尤其是第四特区已经接受国际建议,彻底消灭罂粟。这一目标如能实现,那是全世界人民都值得庆幸的大事。如今铲除的罂粟,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看来,铲除罂粟十分简单,而要让这些烟农走出毒品经济,还能够生存下去,再步入绿色经济,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要消除毒源,就必须找到替代种植,要让种罂粟的人有新的经济来源以及生存的基础条件。

 

    在色勒,魏诚一夜没有睡好,面对种毒——贩毒——吸毒的恶性循环,应该怎么办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他联想到过去的勐海。

 

    1949年以前,勐海县也广种罂粟,盛产鸦片,罂粟种植之盛并不亚于“金三角”地区。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一声令下,短短几年内,成千上万亩的罂粟就被茶叶、水稻、甘蔗所取代。如今的勐海人民,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第四特区能不能效法勐海?

 

    魏成同周杰一路走来,一路探讨这一课题。周杰是外经贸办公室主任,他自然想到了勐海的经济支柱——茶叶,想到了出国专家曾云荣。

 

    周杰向魏诚推荐了曾云荣。

 

    此时,魏诚的脑海已经勾勒出一幅图画,一衣带水的勐海,与色勒地区气候、地理条件十分相似,民族相似,这为铲除罂粟之后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也就是说,只要第四特区同意,勐海愿意从水稻、茶叶、甘蔗、橡胶等等方面给予技术支持。

 

    而此时的缅甸第四特区,也正为铲出罂粟后的经济发展绞尽脑汁。他们先于其他特区而铲除罂粟,形势也迫使他们必须先于其他特区为人民找到出路。当魏诚把他心中的蓝图向第四特区的369师参谋长谢彬一描绘,谢彬也非常感动。他说,远亲不如近邻,还是中国人把我们当朋友。朋友有困难总是无私地伸出援助之手。

 

   第二天上午,时任缅甸第四特区369师参谋长的谢彬恳切地说,他已经同第四特区的领导通了气,大家都一直表示:只要中国政府肯帮助,我们愿意改种其它作物。

 

(五十四)

 

    魏诚回到勐海,立即向县委进行了汇报,县委对这一设想表示支持。接着,魏城找到了曾云荣。

 

    一谈起毒品的危害,曾云荣恨得咬牙切齿。一听说县委要去色勒,并帮助当地人民开展禁绝毒品的替代种植,曾云荣当即表态:只要能为全人类消除毒品,我一定全力以赴,贡献力量。魏诚说,你先去考察,看能不能种茶,若能种,我们再来商讨细节。

 

    1992年11月初,曾云荣奉命来到色勒、勐养、邦角等地考察。由于交通不便,他们坐车到打洛江边,只能步行前往。来到南朗河,没有桥,只能凫水过河。他们脱去外衣,用塑料带包好。就游水过了河。过了河,天已经黑了下来。缅方派来迎接的技术人员就近砍来树枝、芭蕉叶搭个窝棚,烧堆篝火,既驱寒又驱蚊。那晚,他想起非洲,那也苦,可是有政府的大使馆作后盾,怎么也不会露宿荒野。全都是这该死的毒品!

 

    深夜,一只麂子来河边喝水,被缅方技术员一枪击毙,他们把麂子肉烤成干吧充饥。第二天,又步行31公里山路到达色勒地区。缅方三个技术人员陪同曾云荣进行考察。那时罂粟果已收了,地里还有罂粟秆。那里的土壤是微酸性土壤,与勐海的巴达乡差不多,同属一个类型的气候土壤带。就地理条件分析,这片土地完全可以种茶。因为色勒地区同曼波村隔河相望。曼波村,曾云荣正在那里开展扶贫项目,种植茶叶,因此,色勒地区除稻田以后,都是种茶的好地方。

 

    曾云荣的考察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发现了野生茶种。经过他的鉴定分析,属于掸邦种,也是世界有名的优良品种。这更加证明色勒地区可以种茶。他对毒品的憎恶超过任何一个人。他要为这里的人们开辟一条生路,改善生活,铲除罂粟后,这里的人不仅能活下来,而且要活得更好。

 

    曾云荣回到勐海,当即向魏诚进行了专题汇报。魏诚召集边贸办的周杰等人,议定了关于在色勒地区替代种植的相关事宜。中方代表为第四特区考虑得十分周到,一是由中方派专家到色勒地区发展杂交水稻,在实验后推广,争取粮食自给,满足温饱。同时,进行茶叶等经济作物试验,彻底改变经济结构。

 

    双方经反复协商,正式签订一揽子协议,其中的一份就是《合作建设百亩茶园协议书》。协议规定:由中国勐海县出专家、技术、种籽、工具等,帮助缅甸东部掸邦第四特区种植建设茶园一百亩,产量达到100斤,三年投产。每亩茶园投资1700元,技术员服务费50元;第四特区提供土地、化肥、劳动力,中方负责技术及种苗;3年后如果达不到每亩产干茶100斤,就由中方赔偿。超过部份对半分成。

 

(五十五)

 

    曾云荣再次开始了他的出国种茶生涯。由于语言的关系,他把景真的岩坎亮和岩甩诺两人列为专家组成员,便于同当地的掸族同胞打交道。

 

    其实,在缅甸第四特区,居住的果敢人,就是汉人。掸族就是傣族,与西双版纳的傣族属同一民族,所使用的语言完全一样。另外还有哈尼、布朗、拉祜等13种民族。这与勐海县的民族分布差不多。因此,岩坎亮和岩甩诺两人与他们交往起来如鱼得水。

 

    为了让色勒人民信服,曾云荣的一百亩茶园选了三个点。这三个点代表着不同的地型。曾云荣为了摸清土壤、气候、降水等情况,同时考虑到地型的代表性,他选择了三个地点进行试点:勐养种了三亩;帮角种21.6亩,色勒种100亩。

 

    他把点选好,茶园规划好。于1992年11月,曾云荣带着3名技术员,两名茶叶辅导员,调运云南大叶茶籽2050公斤出境。缅甸掸帮东部第四特区决定在八个自然村试种。要求八个村每户出一个劳动力,约800余人。在第四特区369师的组织下,由曾云荣及技术人员对这800余人进行技术培训。他们在即将开垦的山坡上现场施工,传授开垦技术、育苗技术、和规划要术。1992年12月,播种茶籽。1993年2月开始移栽。共育出茶苗80余万株,定植124.6亩。定植技术采用3行带状定植方式,每亩5400株。

 

    大面积定植完毕,曾云荣往来于中缅之间,一个是勐海的曼波村,一个是色勒地区。岩坎觉还真不愧为曾云荣的得意弟子,种起茶来一点都不含糊。更主要的,那些色勒人,他们种植大烟,时常提心吊胆。那些军警们来时都全副武装,如临大敌,如狼似虎。谁都想过安稳的日子。如今中国政府派来专家,帮助他们发展绿色经济,他们从内心发出由衷的感激。因此,他们特别尊重中国来的专家,严格按技术要求,一丝不苟。在后来的管理中,中耕,施肥,防治病虫害,修剪定型。都在曾云荣等中方专家指导下,严格按技术规程进行。茶园在双方的精心管理下,成活率达90%以上,长势喜人。

 

    看到这一天比一天长高的茶园,色勒人笑了。他们把曾云荣当作活菩萨。到1996年春,茶园开始投产,曾云荣又对他们进行采摘加工等技术培训。加工出来的茶叶口感好,香气高,滋味纯正,深受当地人的好评。

 

    曾云荣带着妻子去了两次,家家都来请吃饭。第四特区副主席专门来看他。色勒人请吃饭,宴席设在鱼塘中间,四周是水,如果你说酒量不行喝不了,就只能跳水逃跑。好在曾云荣的酒量好,或许出于对中国专家的敬重,他们每次都能尽兴而归。

 

    “以茶代罂”的成功,无疑是曾云荣做的又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人们说他到哪里,就会把富裕的种子撒到哪里。

 

(五十六)

 

    1997年1月15日,中方西双版纳州政府、勐海政府,缅方掸邦第四特区及色勒地区的领导和专家联合组成验收组,对色勒“以茶代罂”100亩试种茶园项目进行了验收。大家听取了项目主持人勐海县政府茶叶办公室主任曾云荣的试种工作专题汇报,并现场察看了茶园长势,审阅了双方签订的协议文件。验收组认为:这一项目十分成功。丈家还表示,茶园建设过程中,密切了两国人民的友谊,促进了两国关系的发展。

 

    验收组的中方代表有,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杨志祥、州外贸局长杨茂春、云南日报记者赵汝碧,勐海县副县长格三,县委副书记李昆,加上勐海边贸、农业、计委、财政、巴达乡的书记、乡长等有关部门领导、专家80多人,缅甸方的代表有,第四特区政府参谋长罗长宝、农业部长共120多人参加验收。除前哨的20亩被牛踩了以外,其余的都达到了设计要求。一直认为项目非常成功。交付缅方使用。

 

(五十七)

 

    据测算,种罂粟每亩能产鸦片2公斤-2.5公斤,收入500元左右。种茶叶,每亩能收干茶50公斤,收入在1000元左右,比种罂粟高。种茶不仅比罂粟产值高,生活会更好。同时变有害经济为绿色经济。曾云荣因为其突出贡献,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后来,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剧《湄公河之恋》、《为了这方净土》都以曾云荣为原型创作的。湄公河之恋中的曾总曾龙;《茶博览》杂志的阮耗耕写了一篇文章《联合国承认的种茶人曾云荣》。缅甸的《星光报》对曾云荣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把他比作毒区人民的大救星。并在小勐拉的禁毒馆长期悬挂他的照片。他自己也写了专文:《缅甸掸帮东部的春天》,登在《云南茶叶》杂志上。

 

    在这块种植罂粟的土地上,种植茶叶,是一个大胆的设想。在缅甸种植茶叶成功,为当地以“以茶代罂”成为可能。联合国国际禁毒署专员,多次带禁毒考察团来考察,对他的这一行动给予了极高的赞誉。称赞说:“这是以经济作物代替毒品种植的有益尝试”。他们指出,中缅两国政府在查禁毒品的同时,用发展经济作物代替罂粟种植,开辟了国际禁毒的新途径,为全人类最终消除毒品指明了方向。联合国禁毒署还表示,将在全世界种植毒品的所有国家和地区推广“勐海模式”!他们并要求扩大种植面积,尽快建成万亩茶园。

 

    缅甸同盟军官员说,有中国技术人员帮助,增强了他们以种茶取代罂粟的信心。他们将继续争取联合国禁毒署的援助,以便扩大茶园种植面积并开办茶叶加工厂。

 

    “替代种植”在第四特区获得成功后,在“金三角”其它地区产生了强烈的辐射效应。与此同时,中国禁毒委和云南省禁毒局又大力支持,云南思茅、临沧、德宏、保山、怒江等地区纷纷帮助毗邻的“金三角”地区展开了替代种植工作。

 

    据统计,从1992年至今,中国云南已帮助“金三角”毗邻地区发展替代作物45万亩,并在缅甸第四特区全境内禁绝罂粟。这些替代作物有茶叶、橡胶、水稻、甘蔗、水果等等。此外,云南还帮助“金三角”地区开展跨国旅游业和商贸业,“金三角”近200年历史的毒品经济结构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

 

    这一切,也在缅甸、老挝、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引起了强烈反响。

 

(待续)   

 

2013年12月07日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原址:http://xkxxyx01.blog.163.com/blog/static/31805235200852710749983/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